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Min小說網 > 玄幻 > 張國賓小說 > 429 警號

張國賓小說 429 警號

作者:萌俊 分類: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20 12:39:42

-

[]

半月後。

越南,峴港市。

33萬平方公裡的國家,卻有長達3,260公裡的海岸線,整個國家的國土呈s型,走私行為猖獗。

峴港更是條件優越的天然港,為越南第四大城市。

夜色中,一座碼頭。

阿東帶著十幾名新記仔,正在將一批批貨物封進海鮮箱,鎖上箱門,用推車送上漁船,十幾噸的貨物用一艘中型漁船就足矣搞定,漁船出海一趟光是冰塊都要裝幾噸,漁獲更是多達上千噸。

整座碼頭漂泊著大大小小數十艘漁船,隨著波浪起伏搖擺不定,數十名新記仔正在摸黑運貨,十幾噸貨物很快就被送上漁船,新記草鞋“馬陸”待船老大清點完運費,揮手帶十幾人登船。

一名新記仔接到大佬的眼神示意,帶著二十多個兄弟迎上前,配合默契的把六名成員包裹在中間。

平時運一次貨最多十幾個人護送,全程二十多人的大陣容前所未有,越南還有二十多號人馬接貨。

阿東等人一路行來早就嗅到非同尋常的意味,當即有人麵露惶恐,出聲問道:“飛蝗哥。”

“我們不上船嗎?”他甚至不敢問的太露骨,飛蝗卻叼著香菸,拎著把槍,眼神不善的講道:“這批貨由馬陸哥親自帶人運回港內,我們全部都不需要跟船,過兩天再搭飛機回香江。······

書友們個個都是人才!快來「起%點讀書」一起討論吧

半月後。

越南,峴港市。

33萬平方公裡的國家,卻有長達3,260公裡的海岸線,整個國家的國土呈s型,走私行為猖獗。

峴港更是條件優越的天然港,為越南第四大城市。

夜色中,一座碼頭。

阿東帶著十幾名新記仔,正在將一批批貨物封進海鮮箱,鎖上箱門,用推車送上漁船,十幾噸的貨物用一艘中型漁船就足矣搞定,漁船出海一趟光是冰塊都要裝幾噸,漁獲更是多達上千噸。

整座碼頭漂泊著大大小小數十艘漁船,隨著波浪起伏搖擺不定,數十名新記仔正在摸黑運貨,十幾噸貨物很快就被送上漁船,新記草鞋“馬陸”待船老大清點完運費,揮手帶十幾人登船。

一名新記仔接到大佬的眼神示意,帶著二十多個兄弟迎上前,配合默契的把六名成員包裹在中間。

平時運一次貨最多十幾個人護送,全程二十多人的大陣容前所未有,越南還有二十多號人馬接貨。

阿東等人一路行來早就嗅到非同尋常的意味,當即有人麵露惶恐,出聲問道:“飛蝗哥。”

“我們不上船嗎?”他甚至不敢問的太露骨,飛蝗卻叼著香菸,拎著把槍,眼神不善的講道:“這批貨由馬陸哥親自帶人運回港內,我們全部都不需要跟船,過兩天再搭飛機回香江。半月後。

越南,峴港市。

33萬平方公裡的國家,卻有長達3,260公裡的海岸線,整個國家的國土呈s型,走私行為猖獗。

峴港更是條件優越的天然港,為越南第四大城市。

夜色中,一座碼頭。

阿東帶著十幾名新記仔,正在將一批批貨物封進海鮮箱,鎖上箱門,用推車送上漁船,十幾噸的貨物用一艘中型漁船就足矣搞定,漁船出海一趟光是冰塊都要裝幾噸,漁獲更是多達上千噸。

整座碼頭漂泊著大大小小數十艘漁船,隨著波浪起伏搖擺不定,數十名新記仔正在摸黑運貨,十幾噸貨物很快就被送上漁船,新記草鞋“馬陸”待船老大清點完運費,揮手帶十幾人登船。

一名新記仔接到大佬的眼神示意,帶著二十多個兄弟迎上前,配合默契的把六名成員包裹在中間。

平時運一次貨最多十幾個人護送,全程二十多人的大陣容前所未有,越南還有二十多號人馬接貨。

阿東等人一路行來早就嗅到非同尋常的意味,當即有人麵露惶恐,出聲問道:“飛蝗哥。”

“我們不上船嗎?”他甚至不敢問的太露骨,飛蝗卻叼著香菸,拎著把槍,眼神不善的講道:“這批貨由馬陸哥親自帶人運回港內,我們全部都不需要跟船,過兩天再搭飛機回香江。半月後。

越南,峴港市。

33萬平方公裡的國家,卻有長達3,260公裡的海岸線,整個國家的國土呈s型,走私行為猖獗。

峴港更是條件優越的天然港,為越南第四大城市。

夜色中,一座碼頭。

阿東帶著十幾名新記仔,正在將一批批貨物封進海鮮箱,鎖上箱門,用推車送上漁船,十幾噸的貨物用一艘中型漁船就足矣搞定,漁船出海一趟光是冰塊都要裝幾噸,漁獲更是多達上千噸。

整座碼頭漂泊著大大小小數十艘漁船,隨著波浪起伏搖擺不定,數十名新記仔正在摸黑運貨,十幾噸貨物很快就被送上漁船,新記草鞋“馬陸”待船老大清點完運費,揮手帶十幾人登船。

一名新記仔接到大佬的眼神示意,帶著二十多個兄弟迎上前,配合默契的把六名成員包裹在中間。

平時運一次貨最多十幾個人護送,全程二十多人的大陣容前所未有,越南還有二十多號人馬接貨。

阿東等人一路行來早就嗅到非同尋常的意味,當即有人麵露惶恐,出聲問道:“飛蝗哥。”

“我們不上船嗎?”他甚至不敢問的太露骨,飛蝗卻叼著香菸,拎著把槍,眼神不善的講道:“這批貨由馬陸哥親自帶人運回港內,我們全部都不需要跟船,過兩天再搭飛機回香江。半月後。

越南,峴港市。

33萬平方公裡的國家,卻有長達3,260公裡的海岸線,整個國家的國土呈s型,走私行為猖獗。

峴港更是條件優越的天然港,為越南第四大城市。

夜色中,一座碼頭。

阿東帶著十幾名新記仔,正在將一批批貨物封進海鮮箱,鎖上箱門,用推車送上漁船,十幾噸的貨物用一艘中型漁船就足矣搞定,漁船出海一趟光是冰塊都要裝幾噸,漁獲更是多達上千噸。

整座碼頭漂泊著大大小小數十艘漁船,隨著波浪起伏搖擺不定,數十名新記仔正在摸黑運貨,十幾噸貨物很快就被送上漁船,新記草鞋“馬陸”待船老大清點完運費,揮手帶十幾人登船。

一名新記仔接到大佬的眼神示意,帶著二十多個兄弟迎上前,配合默契的把六名成員包裹在中間。

平時運一次貨最多十幾個人護送,全程二十多人的大陣容前所未有,越南還有二十多號人馬接貨。

阿東等人一路行來早就嗅到非同尋常的意味,當即有人麵露惶恐,出聲問道:“飛蝗哥。”

“我們不上船嗎?”他甚至不敢問的太露骨,飛蝗卻叼著香菸,拎著把槍,眼神不善的講道:“這批貨由馬陸哥親自帶人運回港內,我們全部都不需要跟船,過兩天再搭飛機回香江。半月後。

越南,峴港市。

33萬平方公裡的國家,卻有長達3,260公裡的海岸線,整個國家的國土呈s型,走私行為猖獗。

峴港更是條件優越的天然港,為越南第四大城市。

夜色中,一座碼頭。

阿東帶著十幾名新記仔,正在將一批批貨物封進海鮮箱,鎖上箱門,用推車送上漁船,十幾噸的貨物用一艘中型漁船就足矣搞定,漁船出海一趟光是冰塊都要裝幾噸,漁獲更是多達上千噸。

整座碼頭漂泊著大大小小數十艘漁船,隨著波浪起伏搖擺不定,數十名新記仔正在摸黑運貨,十幾噸貨物很快就被送上漁船,新記草鞋“馬陸”待船老大清點完運費,揮手帶十幾人登船。

一名新記仔接到大佬的眼神示意,帶著二十多個兄弟迎上前,配合默契的把六名成員包裹在中間。

平時運一次貨最多十幾個人護送,全程二十多人的大陣容前所未有,越南還有二十多號人馬接貨。

阿東等人一路行來早就嗅到非同尋常的意味,當即有人麵露惶恐,出聲問道:“飛蝗哥。”

“我們不上船嗎?”他甚至不敢問的太露骨,飛蝗卻叼著香菸,拎著把槍,眼神不善的講道:“這批貨由馬陸哥親自帶人運回港內,我們全部都不需要跟船,過兩天再搭飛機回香江。半月後。

越南,峴港市。

33萬平方公裡的國家,卻有長達3,260公裡的海岸線,整個國家的國土呈s型,走私行為猖獗。

峴港更是條件優越的天然港,為越南第四大城市。

夜色中,一座碼頭。

阿東帶著十幾名新記仔,正在將一批批貨物封進海鮮箱,鎖上箱門,用推車送上漁船,十幾噸的貨物用一艘中型漁船就足矣搞定,漁船出海一趟光是冰塊都要裝幾噸,漁獲更是多達上千噸。

整座碼頭漂泊著大大小小數十艘漁船,隨著波浪起伏搖擺不定,數十名新記仔正在摸黑運貨,十幾噸貨物很快就被送上漁船,新記草鞋“馬陸”待船老大清點完運費,揮手帶十幾人登船。

一名新記仔接到大佬的眼神示意,帶著二十多個兄弟迎上前,配合默契的把六名成員包裹在中間。

平時運一次貨最多十幾個人護送,全程二十多人的大陣容前所未有,越南還有二十多號人馬接貨。

阿東等人一路行來早就嗅到非同尋常的意味,當即有人麵露惶恐,出聲問道:“飛蝗哥。”

“我們不上船嗎?”他甚至不敢問的太露骨,飛蝗卻叼著香菸,拎著把槍,眼神不善的講道:“這批貨由馬陸哥親自帶人運回港內,我們全部都不需要跟船,過兩天再搭飛機回香江。半月後。

越南,峴港市。

33萬平方公裡的國家,卻有長達3,260公裡的海岸線,整個國家的國土呈s型,走私行為猖獗。

峴港更是條件優越的天然港,為越南第四大城市。

夜色中,一座碼頭。

阿東帶著十幾名新記仔,正在將一批批貨物封進海鮮箱,鎖上箱門,用推車送上漁船,十幾噸的貨物用一艘中型漁船就足矣搞定,漁船出海一趟光是冰塊都要裝幾噸,漁獲更是多達上千噸。

整座碼頭漂泊著大大小小數十艘漁船,隨著波浪起伏搖擺不定,數十名新記仔正在摸黑運貨,十幾噸貨物很快就被送上漁船,新記草鞋“馬陸”待船老大清點完運費,揮手帶十幾人登船。

一名新記仔接到大佬的眼神示意,帶著二十多個兄弟迎上前,配合默契的把六名成員包裹在中間。

平時運一次貨最多十幾個人護送,全程二十多人的大陣容前所未有,越南還有二十多號人馬接貨。

阿東等人一路行來早就嗅到非同尋常的意味,當即有人麵露惶恐,出聲問道:“飛蝗哥。”

“我們不上船嗎?”他甚至不敢問的太露骨,飛蝗卻叼著香菸,拎著把槍,眼神不善的講道:“這批貨由馬陸哥親自帶人運回港內,我們全部都不需要跟船,過兩天再搭飛機回香江。半月後。

越南,峴港市。

33萬平方公裡的國家,卻有長達3,260公裡的海岸線,整個國家的國土呈s型,走私行為猖獗。

峴港更是條件優越的天然港,為越南第四大城市。

夜色中,一座碼頭。

阿東帶著十幾名新記仔,正在將一批批貨物封進海鮮箱,鎖上箱門,用推車送上漁船,十幾噸的貨物用一艘中型漁船就足矣搞定,漁船出海一趟光是冰塊都要裝幾噸,漁獲更是多達上千噸。

整座碼頭漂泊著大大小小數十艘漁船,隨著波浪起伏搖擺不定,數十名新記仔正在摸黑運貨,十幾噸貨物很快就被送上漁船,新記草鞋“馬陸”待船老大清點完運費,揮手帶十幾人登船。

一名新記仔接到大佬的眼神示意,帶著二十多個兄弟迎上前,配合默契的把六名成員包裹在中間。

平時運一次貨最多十幾個人護送,全程二十多人的大陣容前所未有,越南還有二十多號人馬接貨。

阿東等人一路行來早就嗅到非同尋常的意味,當即有人麵露惶恐,出聲問道:“飛蝗哥。”

“我們不上船嗎?”他甚至不敢問的太露骨,飛蝗卻叼著香菸,拎著把槍,眼神不善的講道:“這批貨由馬陸哥親自帶人運回港內,我們全部都不需要跟船,過兩天再搭飛機回香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